您当前位置:沙县文化馆 >> 文艺创作 >> 浏览作品  
别忘了把快乐带回家(散文)
发布日期:2014/8/23 2:47:53  来源:三明新周报  【 字体:



    暮色降临,校园一片宁静。忙了一天,全身酸疼,肚子也饿得咕咕叫。桌上十几盒迎检材料,满满的,高高的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虽然加班已经一周多,但离完成任务还很遥远。想起家里的孩子在等着吃饭,我无奈地关掉电脑,拿起包冲出了办公室。
    在校门口,碰到跟我一样加班的王主任。王主任,你也才下班啊?我随便问了句。是啊,该死的检查!王主任叹了口气,摇着头急匆匆地消失在暮色中……
   
路上,我忽然记起女儿前几天吵着要吃糖醋鱼。我工作太忙,对女儿照顾不够。女儿经常饿着肚子在家等我,刮风下雨自己走路上学。我参加表演或给学生补课,时常忘了去学校接她。想到这些,我愧疚不已。今天,真该去买条鱼,好好慰劳一下女儿!
    此时已是深冬,冷风吹得人瑟瑟发抖。来到市场鱼摊处,一股浓浓的鱼腥味扑鼻而来。地上到处湿漉漉的,砧板上鲜血淋漓,鱼鳞、鱼鳃、鱼内脏狼藉一片。我觉得好像掉进了臭鱼塘!

女摊主是个中年妇女,面色暗黄,一脸憔悴。她戴着隔水袖套穿着水鞋,正埋头干活儿。看见我,女摊主直起身,笑盈盈地问:小妹,要买什么鱼呀?我说买条鲤鱼。女摊主“好嘞”一声,双手便从冰冷的水池里地捞起一条鲤鱼。阿姨,你不怕水冷吗?我忍不住问。哪有不怕水的,我们女人就更怕喽!我的腰痛了半年了,全身关节也风湿得厉害!不过要吃饭就得干活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?说完,女摊主操起“鱼鳞刷”将鱼敲晕,然后刷刷地把鱼鳞刮净,拿起刀在鱼肚子上一划,刀尖往肚内一旋,内脏就完整地出来了,最后两个鱼鳃一拔,很快就把鱼杀好。看我恶心爱吐的样子,她笑着说:小妹,鱼腥味受不了啊?咳,我都习惯了!其实杀鱼挺好玩的,你要不要试试?”我说不试了不试了。付完钱,我飞快地逃离市场,身后却传来女摊主呵呵的笑声。
    刚到家楼下,就碰到收工回来的水泥漆师傅摇滚王子摇滚王子” 一家三口租住在邻家楼下的一个小车库里。每次回家,“摇滚王子”脸上身上都是斑斑点点的水泥漆。别看他蓬头垢面,却很有生活情调。他在摩托车上安了播放器,每天出工收工都一路放着摇滚乐,摩托车停下熄火但绝不停音乐,那沾着斑斑白漆的笑脸如阳光般灿烂。一到家,他总是喊:宝贝儿子,老爸回来喽!让爸爸抱抱……”儿子在他的戏弄下,咯咯地笑个不停。
     这笑声让我想起儿时的一幕。小时候最爱的一件事,就是去村头的食杂店买油盐酱醋,在店里听老板娘和村人们呱呱闲聊。那时村里办了个榨油厂。忙碌时节,有些四川民工到榨油厂打工。到了晚上,民工们就聚在食杂店里,就着花生米喝二锅头。他们碰杯聊天猜拳,高兴了就哈哈大笑。有时也会“请”我们这些看热闹小孩儿喝酒。我们被呛得吭吭地咳,民工们就笑得更欢了。
    想着想着,我的心颤了一下。女摊主、“摇滚王子”、四川民工,他们处在社会的底层,每天干着最累的活,日子却过得单纯而快乐。和他们相比,我简直就是城市白领了。可是,我怎么就快乐不起来呢?

其实,快乐就在我们身边。只是由于种种原因,我们常常忘了把它带回家!

 

 

上一篇:灵 石(小小说)
下一篇:我和女儿AA制(小小说)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